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瑞士

“(西方)从阿富汗撤军,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失败,也是西方价值观的失败”。这是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博雷利日前在欧盟外长会议上得出的结论。

博雷利的话深深地戳到西方的痛处。20年来,欧洲追随美国,为在阿富汗反恐和建立所谓“民主国家”出人、出枪,甚至让年轻的欧洲士兵血洒异国他乡。然而,20年后,当美国做出撤军的决定后,欧洲人不得不按照“老大”的节奏和时间表撤出,至今仍留下一批曾为西方国家工作的阿富汗“合作者”。连日来,欧洲媒体在问:20年的西方民主实验为何在阿富汗走到今天的境地?如何才能避免此类“惨败”再次发生?今后欧洲应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欧洲何时才能摆脱美国的军事保护伞自立于世界?

近期以来,欧盟连续召开成员国驻欧盟大使会议、欧盟内政部长会议、防长会议、外长会议,但没有一次会议提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没有一个欧洲国家能够回答这些涉及欧盟利益的问题。8月31日的美国人与达成的“撤离期”过后,怀着“黄金时代”殖民主义思想的某些西方国家自以为仍可以像过去那样为所欲为,“掌控和主宰”别人的命运,竟要求阿富汗允许欧洲人继续所谓的“撤离行动”,遭到断然拒绝。随后,法国等西方国家以局势混乱,安全得不到保障为名,提出在阿富汗设立“安全区”,试图通过所谓的“安全区”收留外国人和为欧洲国家工作的阿富汗人。同样拒绝了这一要求。

博雷利在日前结束的欧盟外长会议上表示,欧盟面临最紧迫的工作是因应难民危机,以及与政府合作找到解决方案。在接纳阿富汗难民问题上,欧盟内部分歧巨大。欧洲议会议长萨索里表示,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接受阿富汗难民,而欧盟却没有一个成员为此制定出明确的政策。有欧洲议会议员呼吁,2015年出现的难民危机尚未结束,防止再次出现难民潮的最好办法是避免在阿富汗出现人道主义危机。欧盟人道主义援助署负责人日前称,近半数阿富汗人的生存依赖国际援助。如果不能及时得到人道主义援助,阿富汗每天将有百余名儿童因缺医少药和营养不良死亡。欧盟应开辟一条针对阿富汗难民的人道主义救援通道。

据悉,欧盟对外行动署正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如何与阿富汗“新主人”合作的方案。欧盟的设想是在喀布尔或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设立一个“联络处”,负责处理欧盟与阿富汗的“外交事务”。欧盟对外行动署还希望在阿富汗周边的“重要国家”——比如俄罗斯和中国,成立协调处,仰仗其他国家的帮助协调欧阿关系。然而,这些年来,欧盟追随美国在世界各地耀武扬威,恃强凌弱。欧盟因克里米亚问题对俄采取了严厉的制裁措施,并一再延期,俄亦采取了反制裁措施,欧俄正处于严重交恶状态。与此同时,虽然欧中相距遥远,并无直接利益冲突,欧盟一些人却唯美国马首是瞻,近年来在一些领域对中国无端指责,指手画脚,欧洲的一些北约成员还配合美国派军舰挑战中国领海主权。由此看来,欧盟在阿富汗问题上是否能够得到俄、中等大国的支持和帮助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阿富汗的“溃败”让西方社会开展了一场大反思。有评论批评欧盟缺乏具有魄力和眼光的政治家,再次提出了欧洲“军事独立”问题,认为作为北约成员,欧洲人离不开美国的军事保护伞,被裹挟着参与美国的军事行动。如果欧洲不能实现军事独立,就不可能在政治、外交、经贸、金融等领域“独立”,就难以真正成为世界重要的一极。此外,不少欧洲人在遭遇阿富汗溃败后,对曾经号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西方“普世价值观”产生了疑问。有学者分析,脱离历史、宗教、文化、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环境背景的“普世价值观”是不存在的,如果将西方价值观强加于人,不仅水土不服,而且还会激起当地人民的强烈抵抗。20年来,西方宣称在阿富汗建立了所谓的“民主制度”,实际上却危如累卵,离心离德,民心涣散。拥有数十万现代化装备,并接受过西方正规军事训练的政府军面对不战而降,个中滋味只有西方人能够体验得到。博雷利在承认“西方价值观失败”的同时强调,欧盟未来在“援助”第三方时,应在国计民生、国家治理和反腐等多领域与“受援国”寻找共同点。

历史和现实再次证明:在飞机、导弹支持下的西方“普世价值观”不能在阿富汗“生根开花”。阿富汗是阿富汗人民的,阿富汗的前途和命运应由阿富汗人民来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