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瑞士

当地时间2月9日,瑞士就“是否在未来限制欧盟国家向瑞士移民的数量”举行全民公投。其中,赞成票50.3%,反对票49.7%。公投结果也显示了瑞士不同经济状况和文化的区域在外来移民政策上的分歧,如:法语区反对采取限制移民的政策,德语区保持中立,而说意大利语的提契诺州则是限制移民政策的坚定支持者。

鉴于瑞士目前拥有的外来移民人数高达180万,其中大多数来自于欧盟,占瑞士800万人口的1/4,因此,这一结果意味着瑞士将违背与欧盟上世纪末签订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可能导致双方关系趋紧。再加上税收政策的优惠使得瑞士一直得到跨国企业的青睐,因此限制移民的政策也可能会使得这些企业失去选择优秀人才的机会。

瑞士联邦政府和商业领袖难掩对公投结果的失望之情,称9日为“黑色星期日”。

欧盟对于公投结果倍感失望外,瑞士本国政商界人士直言这一结果是“拿瑞士的经济开玩笑”。

瑞士与欧盟之间签署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早在12年前便开始生效,旨在保障欧盟公民在瑞士的就业权,也就是欧盟5亿人口在瑞士求职市场上与本地人享有同等的权益。因此,当欧盟委员会得知这一消息时,立即发表声明,表示该公投与人员自由流动原则相悖,将重新评估欧盟与瑞士之间的关系。欧洲议会成员汉尼斯·史渥波达(Hannes Swoboda )说:“对我们而言,欧盟与瑞士当年签订的一揽子协议是不可分割的。如果瑞士限制移民,它将不能继续享受目前的经济和贸易优惠。我们不允许瑞士只挑拣对自己有利的政策。”

对于瑞士而言,与“人员自由流动原则”相悖的代价便是,当年与欧盟签订的一揽子协议的其他条约也会自动失效,包括瑞士公民可以自由进入拥有5亿人口的欧盟市场这一项。而目前,瑞士对欧盟的出口额占到该国出口总额的60%,后者是瑞士最大的贸易伙伴。

此外,瑞士联邦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限制外来移民的数量意味着将对外国公民的居住许可进行限制,包括寻求避难以及来瑞士工作的人士。这可能会为瑞士的商业传奇故事史写下黯然的一笔。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瑞士的很多外来移民成为了商业大佬。比如,德国出生的亨利·内斯特莱(Henri Nestle)在瑞士创办了世界最大的食品制造企业雀巢公司;来自黎巴嫩的海耶克(Nicolas Hayek Senior)叱咤全球钟表业逾三十载,也是在瑞士创办了世界最大的钟表制造商斯沃琪集团,令瑞士钟表业起死回生。

此外,包括医疗保健企业罗氏、制药和消费者保健业诺华、瑞士银行及其他一些知名跨国公司雇佣了很多移民。其中,瑞士国内的化工、医药和生物科学产业中,45%的员工是外来移民。因此,瑞士政商界人士直言不讳地指出,限制外来移民将使瑞士面临缺乏熟练工人的困境,而移民劳动力是瑞士经济成功的关键,跨国企业本来可有更多机会选择优秀人才。

公投结果出炉后,瑞士银行协会表示,瑞士现在迫切需要与欧盟进行有益的沟通。

本次公投虽然决定将对在瑞士工作和生活的欧盟公民人数设定上限,但上限是多少以及设定上限的标准尚未明确。瑞士联邦政府将根据这一结果尽快制定方案,并在三年内落实这一决定。

现在,每年约有7万新移民来到瑞士。在该国800万人口中,外来移民人数占23%,这一比例在欧洲排名第二,仅次于卢森堡。

虽然瑞士经济已走出此前危机的阴影,失业率非常低,但是移民的增加引发了房租大涨、交通拥堵、犯罪率上升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成了瑞士当地人的心头之患。因此,也成为了此次公投的直接导火索。

近期,移民问题在欧盟内部争论不断。以英法德为代表的欧洲主要国家在2014年伊始,担心本国福利被外来移民分享为由,已出台了五花八门的限制移民福利的措施。在这些欧盟内部的富裕国家中,民众对于外来移民的涌入也与瑞士当地人一样存在类似的担忧,一些政党甚至以打压新移民的政策为竞选添加筹码。

欧洲议会主席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在公投前曾接受瑞士一家媒体采访时说,“我担心,瑞士说yes的话,将在欧盟国家引发更深层次的关于人员自由流动的争论。”而他所指的,则是瑞士移民政策的公投结果可能为部分欧盟成员国创下先例,而在这些国家中移民所造成的社会问题比瑞士更为尖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