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威尔士

威尔士健身被LVMH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收购的新闻终于尘埃落定。据健身行业媒体“GymSquare精练”独家报道,双方已完成工商变更,初步收购股权少于50%,剩余股份预计在后期陆续完成收购交割。预计,交易整体估值不超过30亿元。

去年,威尔士健身被媒体爆出被贵人鸟收购的消息,但最终因在交易对价及交易方式上,双方没有达成一致而夭折。这次,历时两个月之后,威尔士终于被收购。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威尔士健身母公司——威康健身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2018年7月份已完成工商变更,新增股东为新加坡LC SPORTS PTE. LTD.公司,该公司今年4月成立,与L Catterton 亚洲基金 L Catterton Asia 的新加坡总部位于同一办公地点。股权变更之外,威康健身企业类型由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中外合资)。

此次收购,对双方都有利好。对于成立于1996年,全国拥有超过200家直营专业健身俱乐部,会员人数超过50万的威尔士健身而言,收购可以帮助自身突破发展瓶颈,摆脱羁绊,带来新的机遇。所以,外界认为,此次收购或将成为中国健身产业的里程碑事件。

众所周知,此前威尔士健身由于“预付费部分归属母公司资产负债,实际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相对较低,资产负债率过高”,导致第一次收购失败。此次LVMH收购威尔士,同样面临这个问题,人们不禁要问,什么原因让LVMH愿意接手高负债率的威尔士健身?

首先是赛道。LVMH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在亚洲的投资主要集中于生活消费品,传统健身俱乐部符合这一品类。事实上,L Catterton Asia也是全球最大的健身投资公司。

据悉,这家投资方投了众多健身细分领域的“龙头”: ClassPass、Equinox、Peloton、FlyWheel、PureBarre等,并收购了南美第二大健身俱乐部Bodytech。健身领域对LVMH来说,熟悉且具备一定经验,全球市场的成功,让LVMH有足够自信接手威尔士健身。

其次,覆盖人群。威尔士健身的商业模式主要以年卡预售制为主,在互联网健身兴起、健身风潮日盛的今天,年卡预售制的弊病越加明显,重销售、轻服务也备受消费者批评。但威尔士凭借多年深耕,积累了数十万消费者,这样庞大而精准的人群很难让LVMH不动心。

现在,健身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阶级视作一种生活习惯,健身产业的发展日益蓬勃,但过去日积月累的弊端开始阻碍企业和行业的良性发展,很多传统健身俱乐部为了生存谋求自我革命。资本接手威尔士既是双方各取所需之举,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行业的变革。

不止一位健身产业从业者称:此次收购或许会对中国健身产业起到警示和引领作用,未来,服务和内容将是衡量企业生命力的标尺。

在众多问题中,人才缺口是源头。一旦消费者和企业更看重服务,健身人才作为服务的载体就会备受青睐,因而也会引发一场抢人大战。

此前互联网+体育《暴力崛起的健身产业》系列报道中曾指出,人才是健身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的取胜之匙,教练是健身企业的名片,是企业的核心价值和品牌打造者。

所以,威尔士健身被收购之后的第一时间,互联网+体育采访了一些行业精英,他们认为这一事件会让整个行业的人才市场受到影响。

老牌健身培训企业赛普健身创始人林怀慎认为,回归服务是意料之中的事。他说:“我们还是会继续加强教练的专业性和服务意识,赛普健身的课程会针对这两项不断完善,让健身教练为消费者提供更专业,更实用的健身服务。”

河北省一家小型团课工作室的创始人Lily表示,国外的一些管理经验会促使威尔士进行自我革新,更加看重服务和内容,而不是此前被广受重视的销售技能。作为业内龙头企业,威尔士健身被收购势必会让行业人有所行动。

“行业领军企业的变化势必引来后者的效仿,传统健身房或就此迎来变革,那么一些重营销轻技能的私教和工作室、健身房,将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Lily说。

如果真如网上所说,未来,团操课在威尔士健身的比重会增加,甚至有可能出现单体的团操课健身房。

超级猩猩作为互联网健身的代表,主打团课。此前,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曾说过,健身行业本来就该关注本质,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产品是所有行业都必须遵循的逻辑。

“人才何时都是紧缺资源,8月份超级猩猩发布了教练赋能计划,就是为了培养出更好的教练,这一举动源自于我们对行业的尊重。”跳跳表示。

作为服务和内容的代表之一,团课确实正在受到消费者和创业者的关注,但是,团课教练变得更受欢迎。

超级猩猩某从事文职的员工开始准备考取健身教练认证。她很认真地说:“团课教练肯定会越来越受到重视。”

Lily的工作室最初只有三个教练。 “去年,我没有聘用全职团课教练,我自己加上两个兼职,就把这个工作室撑起来了,可是今年我有三个全职教练和两个兼职教练,还经常忙不过来。”Lily时常与同行和消费者交流,大家越来越看好团课这种性价比较高的健身模式。

因为供不应求,团课教练的费用也水涨船高。“去年我一个月花在一个团课教练身上的成本也就4000块钱,现在三个全职教练,每人每月工资都在7000元以上,而且这还是三线城市,一线城市更贵。”不过,在“坪效高”、“消费者粘性高”、“高且稳定的收益”面前,Lily觉得很值。

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最引发行业共振,国内很多零基础健身教练培训,纷纷加码团课,此前坚守团课培训的一些培训机构,则开始尽情享受“蝴蝶效应”带来的红利。

当然也有人坚持自己的方向。林怀慎坚称,未来还是小团体私教最重要。“私教和小团体私教业务,还有提升空间,所以赛普健身不会跟风去布局操课这样的业务。”他说。

从威尔士健身被收购所引起的行业热议可以看出这一事件让更多从业者意识到,服务和内容才是健身行业的商业核心。至于健身人才培训行业是否会迎来一场“私教培训VS团课教练培训”的大混战,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李宁野性回归,上演“王子复仇记”|茵宝,一个被遗忘的品牌,一段不该被遗忘的过往|哀其不幸,有一种真相叫“华夏幸福难言幸福”|中国体育品牌的记忆丨回力鞋40年沉浮与过往|体育博彩是一场饮鸩止渴的狂欢,还是老中医永不过时的偏方?|揭秘数十亿级电竞陪玩市场:教学指导、讨伐孤独,亚运会后它还是灰色的吗?|未来的“乒协主席”刘国梁|泰格·伍兹:我不是要证明自己多了不起,只是我失去的要亲手拿回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