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个大小不等的王国,在过去的部落社会基础上被建立起来。许多来自北欧的维京海盗后裔,也在岛屿的各处建立了自由城市。双方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逐渐融合,形成了较有默契的产业分工。

但随着来自英格兰的盎格鲁-诺曼骑士入侵,爱尔兰岛的旧秩序被彻底打破。这迫使系出古凯尔特人的爱尔兰原住民逐渐团结起来,并尽可能的联合沿海的维京人助战。1171年的都柏林之围,就是这种反抗的最高潮。

1169年,首批盎格鲁-诺曼骑士登陆爱尔兰岛。但他们并非不请自来,而是受雇于失势的斯特林王国君主迪亚拉米特。后者被从国王的位置罢黜,沦为自己所属小部落的酋长。为此,他一度流亡到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坦尼半岛,随后向当时的英王亨利二世求助。

此时的亨利二世,正统治着一个从英格兰横跨整个法兰西到比利牛斯山脉的庞大王国。但他并不满足于现状,时刻准备为自己开拓新的领地。因为现有的土地虽然在名义上臣服自己,但实际执掌者是各级封建贵族。国王若要增加自己的收入,就必须扩充王室领地。爱尔兰人的求助,让他看到了自己征服西面大岛的希望。

很快,在流亡者向自己宣誓效忠后,亨利二世允许他在自己治下的任意地区招募雇佣兵部队。首批人马包括了30名骑士、60名侍从或平民重骑兵与360名配有乘马的弓弩手。这是诺曼骑士机动军队的标准配置,已经在历次战争中获得考验。穆尔查达就用这支小部队,联合了依然终于自己的500名爱尔兰土著士兵一起,杀回了岛屿东部。

第二年,更多盎格鲁-诺曼军队在东海岸登陆。他们当中就包括了雄心勃勃的第二代彭布罗克伯爵–理查德-克莱尔。这名绰号“强弓”的贵族武士,麾下招募了200个骑士和1000人的步兵部队。克莱尔希望为自己赢得一片新的封地,而他麾下的军队则来自英吉利海峡两岸的众多封建领和自由城市。他们同样为了封地、军饷和战利品而来到了陌生的爱尔兰岛。

面对内奸和诺曼征服者的联盟,岛上的爱尔兰人与维京人也立刻形成了联合阵线。但他们之前还未遇到过诺曼人的骑士军队,在数次交锋中都败下阵来。入侵者也顺势洗劫了大量乡村部落,并一举拿下了非常重要的港口城市–都柏林。

当时的都柏林,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殖民城市,主要贵族和上层都是2-3个世纪前来到爱尔兰的维京海盗集团后裔。他们不仅和本地的爱尔兰君主有联盟关系,还受到挪威老家的君主认可。都柏林也因为其贸易重镇地位,成为了当时岛上最富裕的几个城市之一。因此,在诺曼征服者占据当地后,势必引起超乎以往的强烈反弹。

1171年5月,引来诺曼人的迪亚拉米特病死。已经和他女儿结婚的克莱尔马上宣布自己是新任的斯特林国王。这种不符合爱尔兰习惯法的举动,很快引起了全岛人的抗议。一个庞大的反诺曼联盟迅速形成,并决心用重兵夺回都柏林。

首先行动的是被逐出都柏林的维京君主阿斯卡尔。由于自己还是挪威国王的封臣,所以他亲自赶到斯堪的纳维亚求救,因此获得了一批挪威来的军队支援。在回程路上,他经过了苏格兰北部的奥尼克群岛与赫布里底群岛,又从当地的维京后裔中募集了一批战士。最后,又得到了爱尔兰岛上其他几个维京城市与东部马恩岛维京人的支持。从而组建了数千人的维京大军。一行人乘坐超过60艘北欧长船,浩浩荡荡的开抵都柏林城下。

维京人很快就兵分两路展开行动。30艘由挪威雇佣兵控制的战舰,在城市的东面海域巡弋,阻止任何来自英格兰方向的援军进入。其余的30艘以上船只,则顺着利菲河抵达城市北部,并在那里建立了营地。由于维京船只的载重有限,制造攻城武器的木料需要在本地搜集。阿斯卡尔的大军便开始缓慢的围城布置。

此时驻守在都柏林的诺曼军队只有2000多人。他们当中既有来自英格兰和法兰西的骑士,也有随着骑士一并到来的布列坦尼与弗兰德斯雇佣步兵。甚至是一些留下来效忠新领主的维京人和爱尔兰人。由于希望自己成为斯特林王国的主人,克莱尔甚至与英王亨利二世也产生了矛盾。后者下令断绝了雇佣兵和物资输入,让已经登陆的诺曼军队成为了瓮中之鳖。

但在面对阿斯卡尔的逐步包围时,克莱尔并不想在城里坐以待毙。一支骑士部队便主动走出北门,列阵向维京人发起挑战。虽然规模不大,却吸引来了几乎整支敌军注意。诺曼人将骑士和重骑兵集中在中路,弓弩手和重步兵分居两翼,一切就如同他们早先征服英格兰时的那样布置。维京人则立刻集合其自己的经典盾墙方阵,在身后的弓箭手掩护下缓步前进。在面对少量骑士冲锋时,他们的密集阵有效的顶住攻击,并在高强度的厮杀中将对手赶了回去。

出击的诺曼军队只能立刻退守到城门口,在城头弓弩火力的支援下抵抗维京盾墙的推进。克莱尔立刻派出了留守城里的30名骑士,让他们从南面的城门出击,绕道杀入维京人的河岸营地。这一举动很快让缺乏重兵防御的营地搅便的鸡飞狗跳,原本就要杀入城的维京人也逼迫返身增援。抓住机会的诺曼人,重新组织溃兵再战。利用维京步兵正在集体调整方向的混乱实际,从正反两头发起了致命冲锋。

这一做法很快收到了奇效。维京人在混乱中开始逃跑,只留下少数精英武士继续徒劳的反抗。结果,大部分人逃入了河边的营地,开始驾船离开都柏林。而阿斯卡尔在周围扈从都阵亡后,沦为了诺曼人的俘虏。为了以儆效尤,克莱尔毫不犹豫的将其处死。原本的维京-都柏林王室,也随着他的死而彻底断绝。

然而,盎格鲁-诺曼人还无法庆祝自己的胜利。他们很快发现,阿斯卡尔的军队只是整个大反攻中的序曲。一支更大规模的军队正从爱尔兰内陆赶来,而港口外的挪威舰队还在保持封锁态势。

1171年7月,30000人的爱尔兰军队来到了都柏林城下。他们的最高统帅是当时爱尔兰各土著君主推举出的最高国王–奥康纳。所率领的部队也由全岛的部族精英们为之提供。甚至还有不愿意看到布莱尔成为自己国王的斯特林贵族武装。包括30船挪威人在内的维京残部,也与之达成了合作协议。

虽然爱尔兰人不会像维京人那样建造攻城武器,却有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因此,奥康纳的部队在都柏林城外展开,几乎毫无死角的对其进行封锁。加上维京战舰在海上的威胁,让城内的诺曼人感到自己大限将至。整整两个月里,他们的食物逐渐耗尽。一直呆在城里的本地大主教,还一直试图利用教会的便利同外界联系,要求更多爱尔兰人与维京人来加入围城部队。最后,克莱尔不得不派人向对面的至高君主请求和谈。

奥康纳根据过去和维京人的交流经验,给出了非常宽厚的条件。他要求诺曼人将自己的领地限制在都柏林城与其他几块已经占据的飞地里。至于克莱尔对于斯特林王国的大位要求,则不可能给予认可。诺曼人也不得继续扩充自己的领地规模。但他没有想到,盎格鲁-诺曼人作为典型的封建军事贵族,绝不等同过去的维京海上殖民团。所以,维京人可以安于自己的沿海据点,但诺曼人却无法接受自己不能获得土地的现实。

谈判就这样不欢而散。奥康纳的军队继续留在城外的各处营地,坐等诺曼人因饥荒而乖乖就犯。 但克莱尔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抵抗。在和谈破裂后,他马上召开了军事会议,并作出了出城突袭敌军的大胆计划。将几乎全部的守军都分为三个独立分队,并为带头的骑士们分配了弓弩手、维京裔步兵和爱尔兰附庸。

由于奥康纳的爱尔兰联军实际上各自为主,所以兵力都分散部署在不同方向的营地内。不仅彼此之间有一定距离,本身离开都柏林城墙也不是很近。加之他们不善于城市围攻,所以在部队纪律与警戒方面做得很差。很多人已经在漫长的围困中变得异常懈怠,只期望战争尽快结束,好让自己回家收获粮食。维京战船也不可能一直在海上保持警戒,经常在人困马乏时到附近的海岸休整。这些情况都给突围者以巨大机会。

这年9月的一个下午,克莱尔下令全军开始行动。20名骑士领头的右路分队从南面悄悄出城,30名骑士带领的左路分队则从靠近河岸的北门出动。人数最多的中路分队由克莱尔等40名骑士牵头,稍后也从西边的城门杀出。其中,左路军要通过利菲河上的一座小桥,绕道攻击敌军的身后弱侧。

随着诺曼骑士的标志性冲锋开始,缺乏准备的爱尔兰联军们也被突如其来的威胁给瞬间打懵。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是缺乏护甲的轻步兵,只适合在山地战场上进行伏击作战。在匆匆赶来迎战时,根本挡不住欧陆王者骑兵的强势践踏。一旦队伍被冲出缺口,为诺曼领主而战的维京人和爱尔兰步兵也会跟着突破进来。

一些爱尔兰精英武士是配有乘马的骑兵或是受维京人影响而使用重型战斧。但他们的数量很少,也根本挡不住诺曼人的集团冲击。不少人在战斗开始时就选择奔逃,而留下来的人会进入营地选择躲避。但已经士气大跌的他们,又将遭遇弓弩手的射击和其他步兵的强攻。营地本身也被建造的缺乏防御工事支持,只能任由溃兵和追杀者在其中来回穿梭。

作为最高统帅的奥康纳,此时正在利菲河中洗澡。克莱尔策动的进攻,让他的联军瞬间崩溃。在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决策之前,一队骑士已经冲到跟前,将这位爱尔兰人的至高领袖俘虏。他的手下则在混乱中遭到大肆屠杀。

诺曼人直到夜幕降临才不得不收兵返回都柏林。他们不仅击溃了整支围城大军,还从对手的营地内获得了大量补给品与财物。对城市的围攻也就宣告瓦解。挪威舰队选择原路返回,其他维京人也陆续回到他们在英伦三岛各处的留居地。

但爱尔兰人的噩运其实才刚刚开始。1171年10月17日,决心亲自插手爱尔兰事物的英王亨利也岛上登陆。他不仅带来了400盎格鲁-诺曼骑士,还有4000专业步兵和巨大的攻城塔。克莱尔被迫再次向自己的国王宣誓效忠,并因此获得了整块斯特林王国的领地所有权。但早期诺曼人为之搏杀过的成果,包括都柏林这种城市一起,成为了英王的直属领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爱尔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