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欧洲难民潮已经造成了很多突出的问题,例如社会治安以及文化冲突等等,仿佛把中东的战乱从新月之地带到了欧罗巴大陆。

但完全把动乱怪罪在难民身上并不正确。在欧洲,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战乱国家的真实难民犯罪率并不高,比他们的人数比例低得多;而来自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北非国家的假难民人口比例不高,犯罪比例却出奇得高。

对于欧洲各国来说,北非的偷渡客和非法移民比中东战乱国的难民更是社会治安的核心难题。

在地理上有个名词叫“马格里布”,意为“日落之地”。在古代原指阿特拉斯山脉至地中海海岸之间的地区,有时也包括穆斯林统治下的西班牙部分地区,后逐渐成为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三国的代称。

该地区传统上受地中海和阿拉伯文明影响,同时也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非洲地区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因此形成了独特的文化,是与中东、中亚以及东南亚相区分的一片穆斯林土地。

在马格里布三国之中的摩洛哥,和西班牙隔直布罗陀海峡相望,非常靠近欧洲。在经济上,这个国家最主要依靠旅游业、渔业和矿产资源。其地中海沿岸与南部沙漠地带的经济水平差距悬殊。

在国际社会中,得益于相对稳定的国内政策,以及相对缓和的伊斯兰国家政策,摩洛哥与欧美国家的关系不错,是中东与欧美对话的重要中间国。

摩洛哥与中国的关系也不错。早在万隆会议时,周总理就明确指出中国支持摩洛哥人民的独立事业,所以在1958年下旬,刚刚独立两年的摩洛哥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随着2016年6月1日摩洛哥给予中国公民免签待遇,前往摩洛哥的中国游客也越来越多。

尽管和国际大国关系不错,特色旅游业也有声有色,但由于没有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产业结构偏软,摩洛哥国民经济发展缓慢,在许多方面依靠外来援助。对岸的西班牙便是第一大援助国,法国是其第二大援助国。

这两个国家都曾是殖民时代摩洛哥的宗主,法语和西班牙语在摩洛哥都是通用语言。这给现代摩洛哥的偷渡客提供了不错的文化基础。

在摩洛哥的北部地中海沿岸,有两块属于西班牙的飞地,一块是与西班牙本土相望的休达(Ceuta),一块是稍远的梅利利亚(Melilla),这两座城市都属于西班牙的海外自治市。

休达和梅利利亚的行政性质介于普通城市和自治区之间。在1995年取得自治地位之前,休达是西班牙加迪斯省的一部分,梅利利亚作为马拉加省的一部分被管辖。这有点类似于当年海南岛是作为广东省的一部分,而后作为经济特区单独列为省份。

这两座城市目前则是欧盟的一部分,而在1986年西班牙加入欧盟之前,他们是自由港,最主要的产业是渔业。其它收入来源有跨国商业贸易(合法或走私的)、西班牙和欧盟赠予的基金。现在,则是欧盟货币体系内的低税区。

摩洛哥与西班牙和法国之间的经济差距过大,导致有许多人向往欧洲的生活。而在每年允许的合法移民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必然会有更多的人选择铤而走险。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休达和梅利利亚这两座城市就可以作为一道非洲难民逃往欧洲的跳板。但实际上,他们要进入作为欧盟一部分的休达和梅利利亚是相当困难,因为边境被六米高的栅栏及瞭望台重重封锁。

西班牙警方更是以铁丝网、催泪气体喷射装置、雷达及二十四小时闭路监系统来加强边防保安。每年都有许多难民被西班牙警察逮捕,以非法入境罪名将其遣返回国。

从偷渡的方式来看,这些从陆地上偷渡的人,有翻越铁丝网的,有藏在行李箱里的,有藏在挂着欧盟车牌汽车后备箱里的,和当年穿越东西柏林的德国人一样创意百出。

除了偷渡休达和梅利利亚,还有些胆大的偷渡客竟是直接坐船偷偷“登陆”西班牙本土的。坐船偷渡的风险很大,遭遇风浪后的生还率很低,比如2004年10月3日,一艘载有75名偷渡客的船在突尼斯海岸沉没,只有11人生还。

从突尼斯的纳布尔市前往西西里岛以南的意属兰佩杜萨岛也是海上偷渡路线之一。兰佩杜萨岛距突尼斯海岸只有大约100公里,由于其独特的位置,来自非洲各国的上千偷渡者把这个小岛当做他们登陆欧洲的中转站。

其实不是这样的,摩洛哥政府与欧美关系良好,一直在偷渡问题上尽力而为,甚至有时候还要替欧盟大哥们背黑锅。

2005年10月,有超过700名西撒哈拉移民试图从边境的摩洛哥一侧进入到西班牙领地,其中许多人都被摩洛哥宪兵从背后击中,引发国际舆论大哗。

可还是有些漏网之鱼能瞒天过海。前方等待他们的西班牙警方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直接上手,像部队里班长踹新兵一样给你踢出队伍。有些妇女儿童完美上演教科书式耍赖,可这都无济于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瑞士

2016年12月,位于卢森堡的欧盟法庭宣判撤销在2012年欧盟与摩洛哥签订的《西撒哈拉农业和渔业产品贸易协定》。很快西班牙国民警卫队就在大加纳利岛的“键湾”拦截下了一艘驶往法国的装载着产自西撒哈拉鱼油的船只。

摩洛哥农业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含沙射影地表示欧盟的经济报复源自摩洛哥和中俄的合作。

他还说:“你们想要我们如何应对大量偷渡移民?欧盟都不想和我们合作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帮欧盟拦截这些西非移民?拦截移民需要人力物力和财力,然而我们这么做,欧盟也并不会感激我们。”

2017年2月初,摩洛哥当局就对外声称,通过他们长期不断的努力已经成功地控制住了来自西撒哈拉的移民潮。

但是,这边线名成功翻越休达边境栅栏的西非移民。除此之外,2月中旬也有498个移民翻越进西班牙境内,西班牙迎来了史上最“疯狂”的一次偷渡潮。

然而许多人成功偷渡西班牙之后,却发现国外的月亮并没有那么圆。自从10年前那场经济危机之后,西班牙的经济一直毫无起色。

根据2016年欧洲各国失业率来看,西班牙20.1%的失业率直追希腊的23.6%。而同处南欧的意大利和葡萄牙也分别以11.4%和11.2%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的8.6%。

根据最新的青年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西班牙年轻人的低工资(平均是900欧元左右)和高房租使得他们难以独立生活,只有19.4%的人能独立住在外面。

西班牙平均房租在每个月767欧,一个想要租房的年轻人就必须将其收入的85.4%用在支付月租上。即使通过合租来分担房租的形式,对于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和穆尔西亚年轻人来说,依然是有难度的事情。

连本国的年轻人都混成这样,成功上岸的偷渡客,就更难找到工作了。所以很多偷渡客和难民在到达西班牙和意大利后,并没有留下来,而是选择向北穿越国境去了欧洲北部的国家。德国、法国、英国,才是他们这一路艰辛之后最终的目的地。而西欧国家的乱象,也就由此而生。太平景象再也不易见到了。

对欧洲来说,需要更切合实际的政治和经济方法。仍然富裕的欧洲对北非一些地区进行投资,帮助发展当地经济,才能从根本上减缓非法移民浪潮。

但是,已经拥有28个成员国的欧盟内部利益纠葛太多,很难制订出长期对策。从目前的情况看,纸上谈兵远远多过各国政府的实际行动。

雪上加霜的是,重新升温的巴以冲突,恐怖组织的威胁,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混乱局势都使北非的经济振兴计划成为泡影。从北非偷渡到欧洲寻梦的“难民”,恐怕只会越来越多。

*本文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非洲社群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点热搜:海盗袭击,仍有14名中国人失踪!被指责支持反对派,谭德赛回应;法军击毙基地组织北非领导人;斯威士兰总理确诊新冠肺炎

疫情下的美国 美国华人谢可纬(Noelle Xie)谈健康免疫(中法英三语对照)

包括驻非代表、企业家、投资人、创业者、服务机构高管、大使、政府官员等都在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