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育铨出生在台湾,在美国哈佛大学读完物理学博士之后,来到日内瓦郊外的欧洲原子能中心搞研究。现在,他从这个全球顶尖的科研机构“跳槽”出来自己创业,开发一款加密电子邮件通信软件。现在他的“质子邮件”公司,已经有了大约100万用户,每年有100万美元的营业收入。

“人才流动性大,来自全球的人才汇聚于此,是日内瓦最大的优势。” 严育铨说。语言的障碍、生活习惯的差别、文化的差异,使得一个德国人去一个位于法国的公司工作,不是那么容易。反过来也是一样,即使他们是邻居。但他们对来日内瓦工作都不会有任何不便,因为这里国际化程度高、文化融合、语言繁杂。严育铨的小公司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联合国”,创业不到三年,已经有了20多人,其中许多是他过去在欧洲原子能中心的各国同事。

相对于美国、相对于硅谷,人才成本相对低廉是日内瓦以及整个欧洲的另一个优势。同样的工程师,硅谷的人工成本可以高达日内瓦的两倍。硅谷的另一个问题是人才流动性太大,大家都跳来跳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ngzuophoto.com/,欧洲杯瑞士“在日内瓦相对好得多!大家比较稳定。”日内瓦生物科技基金会总经理贝努瓦·杜比说,人才也是“扎堆儿”的。一个精英的到来,可能会带动一批精英跟随而至。

人才成本高,跳槽频繁,这背后的原因是硅谷聚集了世界上最多的创业资本。资本要找到生利的渠道,一定会带来活跃的商业环境。当然,对从业者而言,硅谷竞争的激烈程度,也是欧洲所不能比的。

“创业者孵化器”——日内瓦技术创新基金会的总经理安东尼奥·康帕特拉向记者介绍说,他们不欢迎“风险投资”。因为,风险投资的商业目的太强了,公司能卖出好价钱的时候,投资者就会要求尽快卖掉公司。但实际上,就公司的发展而言,就科研的进程而言,这个时候也许并不是创业者最需要、最应该“变现”的时候。而基金会现有的体制,会避免这种情况出现,使创业者专心致志地发展自己的核心产品、培育自己的市场,减少犯错的机会。一般而言,在这里实现“孵化”的科技公司,都要踏踏实实地在这里待上3至7年。当然,也有一些年轻企业家,即使其企业已经有一定规模了,只要职工人数没有太多,他们还是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办公。

除了人才流动容易、人才成本相对低这两个优势外,日内瓦对于创业者而言还有一个“中立”的优势。如果你的专业受到各种地缘政治的限制、各种国际经贸规则的限制,那你不会找到一个比日内瓦更能规避这些风险的地方。对严育铨的加密电子邮件通信软件系统来说,“因为设在日内瓦,所以全世界各国都可以是我的客户。”

另外,瑞士及周边国家受过良好训练的年轻人,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在求职时只瞄准声名显赫的大公司,对瑞士人而言,特别是瞄准金融企业、大银行。现在,一个尚未盈利但可能前途远大的初创小公司,也能吸引第一流的年轻人。这是瑞士近几年的新现象。

严育铨认为,从他所开发的“保护隐私”“抵抗黑客攻击”电子通信软件这个专业而言,全世界都没有一个能与日内瓦的条件相媲美的初创公司“孵化器”。因为,美国出于反恐原因,开发这类软件的空间越来越小。好在欧洲还有这个保护隐私的环境和条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